第469章 五蕴灯芯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咨询,time:2019-07-12 07:06
上一篇:白色情人节的句子说说 下一篇:没有了

第469章 五蕴灯芯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传闻在远古时,狐族并不强盛,依附于虎族,借助虎族的威势吓退了很多敌人,保全了狐族的安危。

这些传闻,后来成为虎族的笑谈,用来讥讽狐族狐假虎威。

”“此后,狐族日益兴盛,曾有数个时代,有着威凌天下之势,盖过了虎族。

从那之后,关于狐假虎威的传闻,就成了狐族的大忌。

狐族和虎族之间,也是一向不和睦,每一代皆有争斗。 ”“妖狐大人讨厌这头小白虎,也是正常的。 ”听着胡三爷的讲述,秦墨有些讶异,关于狐族、虎族的不睦传闻,他也有耳闻。 却是想不到,竟到了这样水火不容的地步。

转头,看到银澄伸出前爪,似乎真要将断腿小白虎开膛破肚,秦墨吓了一跳,连忙将小家伙抢了过来。 在秦墨、胡三爷的劝说下,这狐狸终于是杀意稍歇,将小白虎弄醒之后,围成一圈,呈三堂会审之势。

“小家伙,能听得懂人言吗?”秦墨和声问道。 被三个庞然大物围在中间,断腿小白虎有些懵,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一个劲的摇头。 这时,银澄龇着牙齿,发出一连串奇怪的音符,落在小白虎耳中,后者立时僵直,旋即一个劲的点头。 “银澄阁下,这是妖族的通用语吗?你说了什么。 ”秦墨有些好奇。 “本狐大人告诉它,接下来的问话,有半句虚言,就将它烤成白虎肉串。

”银澄舔着爪子,慢条斯理说道。 秦墨、胡三爷不禁摇头,看来狐族、虎族之间,真的是世仇啊!随即,银澄连声喝问,断腿小白虎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一问三不知。

“丫的,你这小东西什么都不知道!要你何用?”银澄登时龇牙,目光凶狠。

[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妖狐大人,你到底问了什么?与我说一说。 ”胡三爷低声道。

“本狐大人问它,有没有见过什么灯状的物体,它根本不知道。 ”银澄目光一动,回应道。 秦墨脸色木然,这头狐狸奸猾似鬼,又精擅幻术,对于诱导问话这方面,乃是大行家。 却会这般询问,分明是不怀好意。

以一头小白虎的智慧,又怎会知道灯是什么模样。

“我来问吧,银澄阁下你来转述。

”秦墨摇头叹息。

随即,秦墨、胡三爷连番询问,当问及小家伙,在何处见到与篝火一样的火焰时,小白虎眼睛一亮,跳了起来,示意秦墨一行跟上。 深夜,秦墨一行紧跟在小白虎身后,朝着原野深处疾行。 也不知过了多久,断腿小白虎停驻,前方是一片空地,直径数万米,寸草不生,光秃秃的。

“这里吗?”秦墨一行面面相觑,他们没有看到任何火焰,但是,小家伙则是挥着一支前腿,示意秦墨在此等待。

良久,天色渐明,四周刺骨的寒冷渐去。 突然,前方的空地腾起一缕缕火苗,呈淡淡的金色,转眼之间,火苗已呈燎原之势,弥漫了数万米的区域。

一股股淡金火焰冲起,化为一条条淡金锁链,直贯远处,也不知通向哪里。

这片淡金火焰中,不断传出隐约的吟唱,回荡耳边,洗涤神智,耳目一新。 秦墨一行站在边缘,皆是看得呆了,断腿小白虎所谓的火焰,竟是这么庞大的一片,未免太过骇人了。 “这是【西金之焰】!”银澄失声惊呼,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胡三爷亦是震动,想到【大地五蕴灯】的种种传闻,点头赞同。

【大地五蕴灯】中所谓的五蕴,即是所谓的天地五行,以五行神物制成灯芯,谓之【五蕴灯芯】。 其中的一种灯芯,由极西神金制成,可焚世间诛邪,可烧毁世间一切邪魂,即是西金之焰!“【五蕴灯芯】,乃是这盏圣灯的力量核心,传闻在数个纪元前,五蕴灯芯被一份为五,缺少了其中杀伤力最强的【南离之焰】,可蕴万物的【北艮之焰】……”胡三爷侃侃而谈。

秦墨默默聆听,忽然道:“【西金之焰】,可诛邪焚神?”胡三爷一愣,点了点头。

随即,秦墨取出那只黄金护臂,径直扔进火海之中,护臂立时爆出强光,传出一阵凄厉的嘶吼。

“小子,你干什么……”银澄看得两眼发直,喝问。

“既然传闻中的【西金之焰】能够诛邪焚神,这所谓的焚神,很可能是指烧毁神魂。 正好用来试试,能否将这只护臂中的武道烙印毁去。 ”秦墨耸肩,摊手说道。 胡三爷张大嘴巴,半天没回过神来,这可是血脉神器,任何绝世强者都会心动,竟被这小子这般丢进火海中,若是有任何损坏,岂不是暴殄天物。 “你小子倒是异想天开,不过,本狐大人也赞同这个做法。

”银澄点了点头,难得和秦墨意见一致。 两人一狐一小老虎,就这样待在火海边缘,静静等待黑夜来临,看看【西金之焰】,能否抹去黄金护臂中的烙印。

……与万仞山相隔千山万水的东烈主城,偌大的邓府深处。 一间密室中,布置成祭坛,在祭坛中央悬浮一只黄金护臂,四周光华流转,地气翻腾,一股股注入护臂之中。

在祭坛的八个方位,分坐着八个身影,一个个气息浑厚如海,不断结着手印,朝着黄金护臂注入力量。

轰隆!护臂忽然颤抖,传出凄厉绝望的吼叫,而后竟是渗出血来,散发的气息衰弱一半。

噗噗噗……在场七人纷纷吐血,惨叫着踉跄后退,唯独其中一个老者伫立,不动如山,身上气势如海啸翻腾,无比暴怒。 “那只【轰雷臂锤】的先祖烙印竟被抹去了!我的孙儿邓封也死了,谁!?到底是谁下得手?是其他大族的阴谋,还是另有其人……”老者须发狂舞,状如疯魔,庞大气势一圈圈荡开,震得其余七人再次吐血。 “老祖宗,息怒!待查明凶手,将之揪出来,挫骨扬灰!”有人狞声说道。 老者森然笑道:“挫骨扬灰?那太便宜他了,老夫要准备九千九百九十九种酷刑,将之折磨的生不如死,再将此事有关联的人,一一抹去!”“吩咐下去,将整个东烈战城掘地三尺,也要将凶手揪出来。

”当夜,东烈主城的邓家,派出数万名高手,前往东烈战城各处。 这样的举动,让主城各大势力凛然,纷纷猜测庞然大物的邓家,在暗地里谋划着什么。

……一望无际的原野,天色再次暗淡,刺骨寒冷袭来,四周的湿气有些重。

前方的一片火海渐渐消失,火势渐弱,一片空地再次出现,在空地边缘,那只黄金护臂落在地上,却是完好无损。 “果然和预料的一样,【西金之焰】能够抹去护臂中的烙印。 ”秦墨检查黄金护臂,惊喜发现其中的烙印已经消失。 银澄、胡三爷亦是露出贪婪笑容,一狐一老头开始商量,该怎么处理这只血脉神器。 毫无疑问,即使护臂中的烙印被抹去,这只黄金护臂依然是见不得光的。 若是被邓家的探子发现,立刻就会陷入滔天追杀之中。

“可惜,【五蕴灯芯】中的【南离之焰】不知所终,若能寻得这种奇焰,足以熔化此物,将材料咱们分分得了。

”胡三爷吞咽口水,很垂涎铸造护臂的宝料。 正说着,原野深处,忽然传来一阵低沉咆哮,如闷雷轰鸣,震得秦墨一行气血翻腾,差点跌倒。 唯独断腿小白虎无恙,小家伙反而是竖起耳朵,轻轻叫唤一声,朝着那个方向掠去。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