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园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咨询,time:2019-07-10 07:04
上一篇:第4卷·在养鸭场里(23) 下一篇:没有了

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园

  小米氏走远了,赵老四才敛起脸上的讽笑,神色严肃地看着乐峻:“刚才不是你堂哥站出来反驳,你是不是就准备任由你那四婶敲诈?”  “没有舅舅”,乐峻垂头,“我不会毫无底线的任由敲诈,但是我得保护轻轻。

如果一分钱都不给四婶,我不知道她会在背后跟那些长嘴妇人怎么说我们。

我是个男人,不在乎什么名声,可轻轻不行。

”  闻言,赵老四几不可闻地叹口气,“你想的是对的,不过对于你四婶你奶奶那类人,还是得把厉害摆在前面。 ”  “四舅舅,您怎么来了?”正说着,一道惊喜软糯的声音响起,乐轻悠穿得圆滚滚的,从后院出来,看见赵老四便高兴地朝他跑来,方宴双手提着装满鸡蛋的竹筐跟在后面。   “这不是想我们小轻轻了”,赵老四脸上立即满是笑容,上前两步将小外甥女举起来在空中抛了抛。

  没有父母的乐轻悠即使在很小的时候也没有被父亲一般的大手举起过,此时先是一惊,笑声便不由自主地从胸腔中爆发出来。   逗着小外甥女玩了一会,赵老四一手抱着她到门外的驴车上拿东西,话却是对乐峻三人说的:“眼看着就要过冬至,舅舅捎来一些猪肉,还有半袋子白面,先拿屋里去。

”  乐峻和乐巍跟出来拿东西,方宴转身把那一筐鸡蛋送到了堂屋。

  “这是舅舅特地给轻轻带的”,赵老四将一个木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两朵纱花,“过年时带着玩。

”  纱花是淡紫色和淡红色的两朵迎春,乐轻悠双手接过来,说道:“谢谢舅舅。

”  这让赵老四又是忍不住笑出来。

  一时把驴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乐峻过来接过乐轻悠抱了:“舅舅去屋里暖和一会儿吧。 ”  屋里,乐巍已经把茶沏好。

  赵老四进来,看着这暖和整洁的小屋,彻底放下心来,招着几个孩子坐过来说了说那些被他带到府城的葡萄干受欢迎的情况,便叮嘱乐峻:“过年时到你们村长那儿问问,屋后这座山买下来得多少钱?舅舅估计着,这么个小山包,顶多一百两,你手头那些钱与其白放着,不如拿出来将后面这山买下来。 日后再把那葡萄沟里的葡萄往外种些,每年只卖葡萄也得有几十两银子进账。

更何况,把山圈起来,还可以养许多鸡鸭鹅,这又是一笔进项。 ”  乐轻悠听得连连点头,光伯一开始在山上烧炭时,她就跟哥哥说买山的事,不过哥哥只把她的花当成小孩子的话,根本没放在心里。

  现在舅舅又说起,这山能买成了吧。   乐峻扶住妹妹的小脑袋,不让她再点下去,笑着对赵老四道:“不瞒舅舅,轻轻这丫头早就想把后面的山变成自家的,我也考虑过。 但村子里的人都靠着这座小山呢,就算我买到手里,以后难不成能堵着村里人不让去捡柴捡蘑菇?只怕到时候惹出许多不必要的纠纷,而且现在我年纪小,容易被人欺,买了山奶奶那边肯定又会找过来。

”  归根到底一句话,他现在只想守着妹妹平平稳稳地长大。

  然而乐轻悠还想送他们三个都去念书进考的,在她想来,家里屋后这座小山,不是今年买也是后年买,便说道:“哥,你的顾虑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对外我们可以说这山是舅舅买的啊,村里人要捡柴捡蘑菇,我们在进山一里的地方画条线,慢慢地扎成个篱笆,线外到山口那一里还让村人自由进出不就好了吗?”  等日后有足够的资金,再把篱笆墙换成泥瓦墙就是了。   听完小外甥女条理分明的一席话,赵老四忍不住哈哈大笑,摇头说乐峻:“你啊,更像你爹,就是没你妹妹机灵。 ”说着又问乐巍和方宴的意见,毕竟几个孩子凑成一家生活,那以后就是一家人,他这个做舅舅的,得尽量将这两个孩子一视同仁。

  方宴只点点头,没说什么。   乐巍说道:“我觉得完全可以,山里不仅有那个葡萄沟,还有榛子和山竹,这些稍微处理一下,拿到镇里的集市上都很受欢迎的。 ”  “有做生意的头脑”,赵老四笑着点头,“听小峻说,将葡萄晒成干就是阿巍的想法,行啊,以后定然比舅舅我这个小商贩出息。

”  “好吧”,听过这些分析,乐峻也知道买下这个小山包是好处多于坏处,就点头道:“我去问问村长。 ”  方宴突然说道:“既然对外要说这山是舅舅买的,不如趁舅舅在,现在就去村长家问一问。 ”  “好”,赵老四站起身,将三个少年一一看过去,都是十一二的年纪,却一个比一个考虑得周全,日后这个家还怕兴盛不起来?当下拍板道:“现在就去,你们三个都跟着我一起去,今天能买下来就今天买下。

”  乐轻悠想跟着去,不过舅舅说她是个女娃子,不用管这些事,态度强硬地把她留在了家里,方宴便也没去。   “光伯”,收拾好鸡蛋,乐轻悠跑到外面正脱泥坯的光海身边,“等给清一大伯盖好屋子,在厨屋给我砌个小炕好不好?”  “小姐要炕做什么?”光海疑问,朔河流域这边砌炕的人家不多,会这门手艺的也不多,他还得让手下寻来砌炕的方法才能现学现卖呢。

  “我想试试在炕上孵小鸡”,乐轻悠蹲在旁边,托着下巴仰头问丝毫不耽误忙碌的光海,“光伯,你会砌什么样的炕?”  光海:“……”  他不能说什么样的都不会,便笑道:“只会最简单的。

”  乐轻悠就道:“那你能不能在炕里多盘两道烟囱,让它受热均匀?”  “这…”光海犹豫不决地扭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主子,“应该能吧。

”  见小丫头把光烨小组素称无所不能的光一为难成这个样子,方宴眼中尽是宠溺的笑意,他弯腰拉着乐轻悠的手带她站起来:“走,咱回屋里,轻轻把你想要的炕说出来,我试着画个草图,再让光伯照着砌。 ”  “嗯”,乐轻悠闻言双眸熠熠,只觉方宴提这个建议简直不能太称心。   光海同样大舒一口气,觉得自家主子小小年纪就如此仁慈,实在是难得难得。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https:///72444/,欢迎!。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