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玲的“傲气”施蛰存作品集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咨询,time:2019-07-12 07:06
上一篇:路边风景说说 路边风景美的句子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

丁玲的“傲气”施蛰存作品集

《新文学史料》今年第二期登载了一篇《丁玲谈早年生活二三事》,是一篇录音整理记录。 在这篇谈话中,丁玲谈到一九二三――一九二四年间在上海大学时的一些情况。

其中有一段说:“同学有戴望舒,施蛰存,孔另境,王秋心,王环心等,这些同学对我们很好,我们则有些傲气。

”这寥寥三句话,确是记录了丁玲在上海大学时的姿态。

她不说,我也早就感觉到,不过,在六十年之后,她还自己这样说,可知她的“傲气”,即使在当时,也是自觉的。 现在我要给这一段话做一个笺释,为丁玲传记作者或文学史家提供一点资料,也为爱谈文坛轶事者供应谈助。 不过,先要交代一下这里所提到的五个同学。 戴望舒和我,因为在一九二八年以后和丁玲还有来往,可以说是丁玲比较熟悉的,孔另境是茅盾的妻弟,我和望舒都是由另境带路而开始到茅盾家里去走动,但我不记得当时丁玲曾去过茅盾家里。 王秋心、王环心是兄弟二人,江西人。 他们在上海大学,比我们高一班,他们是二年级,我们和丁玲都是一年级。 王氏兄弟都做新诗,我们认识他们时,他们已印出了一本诗集《棠棣之花》,所以他们是上海大学有名的诗人。

但他们和丁玲的来往,我们都不知道。

他们离上海大学后,就去参加革命,听说在南昌起义后牺牲了。 在上海大学时,尤其是在青云路的上海大学,我们三人和丁玲及其他四五位女同学的关系,仅仅限于同堂听课,王氏兄弟则连同堂听课的缘分也没有。

丁玲说:“这些同学待我们很好。 ”这句话恐怕还是出于礼貌,因为我想不起当时有过什么“很好”的具体表现。 倒是丁玲自己所说“傲气”,我记得当时是有所体会的。 丁玲的“傲气”,大约有两个方面。 第一是女大学生的傲气。

在一九二三年,大学兼收女生,还是一种新事物。

北京大学早已向女生开放,上海却还没有几个大学男女兼收。 当时男女同学的大学里,每堂上课,总是男生先进教室,从第三排或第四排课桌坐起,留出最前的两三排让女生坐。

待男生坐定后,女生才鱼贯进入教室。

她们一般都是向男同学扫描一眼,然后垂下眼皮,各自就坐,再也不回过头来。

当时我们班上一共只有五六名女生,我们空出两排坐位,每排三个双人课桌,她们坐满第一排就够了。 第二排常是空着。 偶然有女同学的朋友也来听课,第二排上就会出现一二个临时女学生。 王剑虹是中文系二年级生,但有时和丁玲一起来听课。 我和望舒坐在第三排,正在丁玲背后,因此同学半年,见到她背影的时候为多。 只有在教师发讲义的时候,把一叠讲义交给第一排的女同学,她们各人取一张,然后交给背后的男同学。 这时,我们才又一次见到丁玲的面相,有时也打个无言的招呼。

此外,我不记得和丁玲还有过课外交往,因为下课之后,男女同学各自走散。 丁玲她们就住在教室楼上,据她的谈话,说是住在亭子间里,当时我们都不知道。 我和望舒在校外附近租住了一间里弄房屋,不上课也很少到学校里去。 尽管上海大学的学生差不多全是从文学革命发展到政治革命的进步青年,但在男女同学之间,还多少有些封建主义残余思想的拘束。

学校搬到西摩路(今陕西北路)之后,女生宿舍较为像样。 有一次,望舒因事要通知女同学,他就冒冒失失地闯进女生宿舍,坐在一位女同学的床上。 他也看不出那位女同学的脸色。

他走后,那位女同学把床上的被褥全部换掉。

即此一例,就可以体会丁玲所谓“傲气”,这是一九二○年代大学中女生对男生的“傲气”。

另外一方面,丁玲还有意识形态上的“傲气”。

她自负是一个彻底解放了的女青年,从她的谈话中可以知道,她在一九二三年的上海大学,崇拜的是施存统。

施存统是因为发表了一篇《非孝》的文章,而被浙江第一师范开除的。

他提倡“非孝”被守旧分子认为是“大逆不道”。

而青年人却认为是最激进的反封建。

施存统因鼓动“非孝”而暴得大名,来当了上海大学的“教授”。 在那时候,施存统的社会名望高于瞿秋白,所以丁玲“常常去他那里玩”,而瞿秋白在丁玲的认识里,还只是“觉得还是可以与之聊天的”。 到了一九二四年,瞿秋白在社会学系讲课的声望超过了施存统。 王剑虹又和瞿秋白接近,终于和瞿秋白结婚。

也许,从此以后,丁玲才改变了对瞿秋白的评价。

在丁玲的谈话里,有二处提到瞿秋白。 从前后二段的语气中,也可以体会到这一情况。

一九二四年暑假后,丁玲离开上海大学而到了北京。

据她的谈话,这次北游,是为了北京的“思想好”。

这也反映出她在上海大学时,对我们这些上海青年是瞧不起的。 她在北京的时候,认识了胡也频,并与胡同居,又开始写《莎菲女士的日记》等轰动一时的小说。 直到胡也频牺牲之后,丁玲才明显转向,从《水》开始,改变了她的创作方向。

从这些现象中,的确有许多人以为丁玲的转向是胡也频牺牲的影响。

但这回丁玲的谈话却说:“事实上,在北京时,我是左的,胡也频是中间的,沈从文是右的。 ”又说:“胡也频在认识我以前,没有认识一个革命者。 他对鲁迅是佩服的,但是思想上与鲁迅差一截。 ”这些话,我可以证明是真实的。 从一九二八年到一九三一年,丁玲和胡也频同住在上海,我和望舒和他们俩接触的机会较多。

丁玲还显得是一个“莎菲女士”的姿态,没有表现出她的政治倾向。

胡也频却十足是个小资产阶级文学青年,热心的是写诗,写小说,拿到稿费,就买一些好吃的,好玩的。

一九三一年二月七日的噩耗传来,我们都有些意外,不相信他会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烈士。 当然,冯雪峰是知道的,但他从来没有谈起过。 丁玲的革命思想,成熟得早于胡也频,胡也频参加革命工作,是丁玲和冯雪峰的影响。

但丁玲在文学创作上的转向革命,却表现在胡也频牺牲之后。

这就是丁玲在上海大学时对我们的“傲气”的来历。 可能她在一九二八――一九三一年间,还有这种“傲气”,不过当时我们已彼此过从较密,她也有点收敛或隐匿吧。

一九八八年七月。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