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专治各种不服》重生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咨询,time:2019-07-08 15:54
上一篇:逍遥小厨神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林木范晓晓 下一篇:没有了

《重生七零,专治各种不服》重生

八月的天闷的不像话,走在路上像要烤熟前行的人。

何瑶掏出脖子上的吊坠,忍不住抽抽嘴角,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着了什么魔,花了大钱买了它不说,还去超市花光了所有积蓄屯了不少货进去。 一想到这是个空间吊坠,她就觉得到底也算值了,何瑶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见这么神奇的事,买了个吊坠里面居然能无限制的放东西,好在东西放多久也不会坏,不然禁不起她的折腾。 “啊!宝宝!”听见女人的哭喊,她下意识的抬起头,就见不远处一个小孩站在路中间,有辆大卡车顺着坡道滑了下来,何瑶来不及反应,身体已经本能的冲上前,电光火石间,除了无边的疼痛,她似乎看见吊坠里散发出的耀眼光芒。 “是个苦命的,就落下这么个娃子。 ”“诶,何老师一家都是好人啊。

”“这小女娃我看也难办了。 ”“………”周围吵吵嚷嚷的,何瑶费力的睁开眼,四周站满了素镐加身的人,像是在参加葬礼。 呆愣了半晌,面前突然多了一个馒头,何瑶顺着握馒头的手往上看。

身体健壮的青年看上去并不大,五官俊朗,一双眼里隐隐透着关心。 “吃点吧,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谢昭看着小姑娘水蒙蒙的眼睛,心中有些不忍,将手里的馒头又递过去些。 可叹何老师一家都是好人,可惜好人命短。

“吃些吧,你父母如果还在,看见你这样也会心疼的。

”何瑶微微愣神,对示好的谢昭有了不少好感。 将他递来的馒头收下,握在手里。

周围各色声音,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

出了意外的她竟然没死成,居然在另外一个身体中苏醒。 原主也叫何瑶,父亲是个老师,母亲也是个才女。

在被迫批斗下乡后身体越发差,昨天竟双双去世。

原主底子也差,伤心过度加上心悸也离开了,却换来何瑶的重生。 手里的馒头似乎还带着热意,这具身体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何瑶将它塞进嘴里,眼泪却嗖嗖的掉下来,想来是原主的情绪在影响。 看她默默流泪的模样,周围的人更加同情了。

谢昭看着她心底也有些刺痛,他是城里来的,不同于何家被批斗,他是被家中人自家扔过来锻炼。 生离死别并不特殊,可是看着何瑶,谢昭莫名的心疼起来。 他受过何老师的恩惠,也知道何老师是多么喜欢这个女儿,现如今独留她一人,日子肯定越来越难过了。

……丧期已定,有了村里人的帮忙,何家夫妇安宁入土。 一切尘埃落定后,何瑶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虚脱了一般,她看着家徒四壁的模样,猛的坐起来掏出怀里的吊坠。 吊坠在月光下散发出淡蓝的余晖,尽管家里穷,但好在空间里的物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她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有了这空间,想来日子不会苦到哪里去。

时至隆冬,没有生火,炕上冷冰冰的。 何瑶从空间中拿出羽绒服大棉袄,盖着略有潮气的被子很快进了梦乡。

没了手机,哪怕是大冬天起早的人也不少,何瑶刚醒时候就瞧见隔壁炉灶里升起的烟,知道自己要自力更生了。 何瑶轧了水,用米蒸装了些米,拔了两颗青菜,开始烧火煮饭。

虽然空间里有先进的家具,但在这个年代这些很容易就露馅,为了避免被抓去批斗还是少暴露为好。

“噔噔噔——”“来了!”何瑶开了门就看见隔壁的李大娘提了两罐子腌菜进来。 “大娘,你怎么又拿了东西过来,这些天吃的都是你家的。

”外头风雪大,何瑶连忙把人迎了进来。

李大娘把草帽拿了下来,拍拍上面的雪笑道,“瑶娃子,这日子还是要过得,村里上半年收成不好,纳了税也没什么好东西剩下了,这两罐腌菜你平日里将就着下饭吧,如果不想生灶,就直接上我屋里吃去,狗蛋和翠花欢喜你的紧哩。

”何瑶眼眶微热,回到房中拿出几个蛇果用网布兜好,递给李大娘。

“大娘,我知道你一向对我们家好,这些日子也多亏了你,这是往日我家带来的果子,你拿回去给翠花妹妹她们尝尝。

”李大娘神色微沉,“这是好东西,你留着自己吃,我也没帮什么忙。 ”何瑶执意递给她,“大娘,我一个人住往后需要打扰你的地方多着呢,你不拿我以后都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李大娘见她满脸坚定只好放弃了,接过水果又嘱咐了她几句才离开。 何瑶把门关好,心里又有点发愁,农村没有铁门这一点是最难办的,这样的木头门拦住风雪都有些吃力,更何况是其他东西了。

用一天的时间把家里收拾干净,何瑶打算用砖块把门角抵上,外面传来一阵狼嚎,她下意识的一僵。

“不会想什么来什么吧,要是真来狼怎么办。

”何瑶踮起脚尖看,外面黑的七七八八了,跑出去求救不太现实,也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

声音还在继续,她脑子一转,快速将院子里的纺纱机推过来抵在门口,熄了煤油灯,从空间里掏出防狼电棍和水果刀就蜷缩在门背后。 狼嚎声越来越大,隐隐有从山那边奔下来的趋势。

何瑶不确定李大娘家能不能听见,她握紧手里的刀,吓得手脚冰凉。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的嚎叫声慢慢消失了,何瑶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片刻后起身,只听见门口纺织机被撞击的吱嘎声。 从头凉到脚,她猛的站起来,左手拿着电棍右手握紧手里的斧头。 何瑶没见过狼,也没杀过生,比死亡更令人恐惧的是死亡来临前的审判。

老旧的门伴随着风声呼呼作响,撞击声却是一直不停,很快纺织机已经大半被撞飞了出去。

透过微微撞开的大门看了出去,何瑶心猛的一提,似乎是一头野猪。

隆冬山里没有食物,何瑶今天开了灶,闻到了这边食物的香味,它顺势走了过来。

野猪不像狼是成群结队的,只要放倒了就好办,何瑶顿时冷静了几分,她慢慢往前走站在门不远处的右手边,就等着野猪冲进来用电棒给它致命一击。 门被撞开,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何瑶握紧手里的防狼电棒久冲了上去。

电棒个头不大,威力却不小,被电的野猪抽搐了几下,突然猛的挥起它的前蹄。

何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那强劲的掌风一下拍到了稻谷堆上,喉间一股腥甜显些涌了上来。

野猪喘了好一会儿气,略微回过神来红着眼睛看向何瑶,何瑶连忙捡起一旁的斧头站起来,突然听见一声大吼。

“何瑶!趴下!”。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