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将家三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咨询,time:2019-07-07 09:49
上一篇:第1640章 众说纷纭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

第328章 将家三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那个人什么来头?”叶景诚一走,顿时惹来不少人对他的关注,其中就包括现场最有权势,将家的三公子将孝勇。 而将孝勇询问的对象,跟他一样会给人留有几分书生卷气的印象。

但是将孝勇属于比较内敛那种,而这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干练。

他就是马英久,早几年一直在米国留学攻读法学。

直至哈佛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证书发了下来,他一边让朋友帮忙留意有没有回呆湾从政的机会,一边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担任法学院研究顾问。

直至一个月前终于等来了机会,适逢有‘四大公子’之称的钱复为将经国寻觅英文秘书,他得到介绍与其他人被列入候选名单中。 再因他的家世简单清白,成功得到这份英文秘书的工作。 马英久用极短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可能出于对他是否值得信任的问题,将经国把他调到三子将孝勇身边进行辅助。 亦有可能是要提拔他的意思,因为将孝勇的能力无需质疑,绝对是将家第三代人之中最好的。 将经国将他放到将孝勇身边,不排除要他成为一名能臣这样的角色。

“查到了!”马英久办事效率很快,一个电话的事就拿到叶景诚的基本信息,汇报道:“这个人叫叶景诚,是从港岛过来的商人,在当地是新一辈的名人大亨,而且跟胡小姐的关系非比寻常。

”“胡小姐?”到场的嘉宾姓胡的人一共有三个,而且还是‘三胡’美人,包括胡茵梦、胡惠及胡冠珍。 首先排除一直跟叶景诚没有交接的胡冠珍,而胡惠中在呆湾虽然算得上大有名气,但是还不需要马英久对她用敬称,那这个人自然就是有政界背景的胡茵梦。

不过就算没有这一门‘亲家’,单从信息上来说,也难怪叶景诚不把王文洋放在眼里。 因为叶景诚完全是靠自己打拼上位,而好像王文洋这种二代人物,其实和走上去找他搭讪的黄任钟没什么分别,后者是仰仗着父辈的名声做些不法的勾当。

王文洋虽然不是这种人,又或者说他没有这样的机会。 但是他之所以有一个成功者的身份,更多是因为自小接受的高等教育,才使他的眼界要高于常人。 “查一下他入住的酒店,将联系方式给我。

”将孝勇吩咐道。 “三公子你打算跟这个叶景诚结交?这样会不会引起其他人的误会?”所谓的其他人,指的无非是黄任钟。

刚才黄任钟从这里走过去时,就袒露要给叶景诚一些颜色。 美其名是他见不得呆湾人被外地人欺负,作为自己人他打算帮王文洋讨回这番面子。 至于事实是怎么样,或者是因为他最近手段比较紧,打算从王文洋身上捞一笔生活费吧。

“如果他不是自小跟我二哥认识,你觉得我会跟这种人走到一起?”将孝勇反问道。

何况对他来说,不管叶景诚是什么人,只要在某方面能帮助到他,他就可以放下将家三公子的身份去跟对方结交,更别说只是得罪黄任钟这种他并不放在眼内的人。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出席各式各样的场合。 他不像黄任钟那种二代是带有玩性,特别是出席如今的金马奖酒会,完全是为了潜几个有姿色的女星。

将孝勇通过这种方式参加宴会,是为了认识各行各业的精英人物,因为这些人指不定在什么时候可以帮助到他。 他坚信人不会一辈子都走好运,实力和人脉才是最关键的制胜手段。

马英久默默按将孝勇吩咐去执行,并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回应。

一来他不想干涉这种私人的事,二来黄任钟人品的确太烂,称得上豪门望族出身的他,偏偏天生就养成一副的无赖相,反正赖到谁谁就该倒霉的那种。

而那一边,王文洋跟黄任钟的商议似乎也有了结果,后者拍着胸口一副称兄道弟为前者排忧解难。 前者的表情虽然有些不适应,出于对方的背景也只能尽量去迎合。

“那个谁,你过来。 ”黄任钟一边搭着王文洋的肩头,一边向不远处一个匪里匪气的人示意道。

“黄大少。 ”那人屁颠屁颠的走上来,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效劳?”“你不是说自己跟竹连帮有关系,帮我收拾刚才走出去那个家伙,事成之后你就是我黄大少的朋友。

”顿了顿,黄任钟问道:“对了,你说叫什么名字?我一时忘记了。

”“我叫王羽,黄大少你可以叫我小权。

”对于黄任钟给出的‘报酬’,王羽十分受用的说道:“对了,黄大少你想怎么收拾那个人?”对于王羽的讨好,对黄任钟来说似乎是意料中的事,说道:“你这个人还挺搞笑的,又叫王羽又叫小权,难道你有两个名字?”“黄大少真是目光如炬,王羽其实是我的艺名,我本名叫王天权。

”王羽继续替对方擦鞋。

“算了!”黄任钟扬了扬手以示不耐烦,转过头看向王文洋并问道:“王老弟,你想怎样教训他?”“这个……”王文洋早听闻过黄任钟的无赖之名,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是小看了他。

原本他以为对方如此信誓旦旦,肯定会亲自找人去教训叶景诚。

没想到对方还要假手于人,这样跟拿钱不办事有什么区别?的确,像王羽这种小人物就说需要对方照拂。

但是他王文洋堂堂一个首富的儿子,还需要这些不切实际的承诺?黄任钟完全是在坑他的钱。 “就找人打断他一只手吧。 ”王文洋不是不憎恨叶景诚,而且遇上黄任钟这样的无赖,如果他要求太多的话,指不定还要付出多大的价码。

黄任钟就像在瞬间洞悉王文洋的想法,看了他一眼对王羽吩咐道:“打断一只手太轻了,再加一只脚吧,就当我黄大少说的。 ”“我马上去办。

”说完王羽匆忙离场,临走前先打了个电话叫人,然后自己一个人去吊着叶景诚。 ……“阿诚,你等等我。 ”走出金马奖的会场,胡茵梦急忙追上叶景诚。 这个时候,原本快步走的叶景诚突然停下了脚步,笑吟吟的转过头来,给胡茵梦一个反应不及拥抱。

相拥良久,胡茵梦抬起头问道:“你还在生气吗?”“你觉得我会为了这种事生气?”叶景诚看着怀中的胡茵梦,他眉目传情道:“如果我说我是故意引你出来,你信不信?”“好讨厌啊你,人家还有很多事要做。 ”胡茵梦撒娇的拍打了叶景诚几下,不管叶景诚说的是真是假,这份伴侣间的温馨让胡茵梦十分受用。 温馨了十几分钟,胡茵梦看了看时间,说道:“好啦,我还要回去工作,你也跟我一起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那些人我都不认识。 ”感受着对方身上那阵幽香,叶景诚说道:“而且你也知道的,我并不是很志在这个奖项。 ”“那好吧,你先回酒店,等我忙完给你电话。 ”胡茵梦带有几分不舍,她知道叶景诚平时少有参加宴会。 “嗯,你帮我跟公司那几个人打声招呼,叫他们酒会完了自己回去。

”叶景诚想起刘韦强等人还在会场,于是让胡茵梦带话道。

“嗯,那拜拜啦。 ”向前走了几步,胡茵梦回头挥了挥手。 “唔啊~”叶景诚献上一记飞吻,直让胡茵梦做出一副肉麻和嫌弃的表情。

接下来,叶景诚并不打算现在就回去酒店,而是考虑有什么地方可去。

正当他陷入沉思当中,一行三人从马路对面走过。 “小黑!”叶景诚叫到其中一人道。 ……。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