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散文的背景与现状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电台 > 情感咨询,time:2019-07-05 09:36
上一篇:为什么你上厕所的时候,狗狗一直要跟着?原来是因为这些原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幽默散文的背景与现状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幽默散文的遭遇可谓大起大落。

早在五四时期,幽默散文的地位就很高。

周作人在《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一集》导言中指出,五四散文的两个源头,一个是明人的性灵小品,一个是英国的幽默随笔。 鲁迅在《小品文的危机》中说,从创作实践来看,五四时期散文、小品的成功,几乎在小说、戏曲和诗歌之上。 鲁迅本人就是一个幽默散文的大师,在以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为主的杂文中,幽默是他最显著的风格特征。

  在中国古典文论中,并没有幽默一说,楚辞中倒是有“孔静幽默”,但不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带有调侃意味的意思。 起初,林语堂把西方人的“humor”翻译成幽默,鲁迅还有些不太同意,后来约定俗成了,他也就认同了。 但是,在30年代民族危机空前强烈的时候,鲁迅和左翼作家对于脱离现实的幽默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鲁迅可能担忧,一味强调幽默可能会把民众的苦难化为轻松的一笑。

当时的红色作家大多神往于文学的直接的社会性,受到国际左翼作家的报告文学潮流的影响,当时的报告文学被称为“文学的轻骑队”。 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鲁迅自己在杂文中,常常有出神入化的幽默。

不过,在进行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的时候,他的幽默往往带着强烈的机智,深邃的智性使得他的幽默具有讽刺的倾向。

  到了40年代,中国现代散文的幽默风格达到了高潮。 梁实秋、林语堂、钱锺书、王力(王了一)把鲁迅开创的幽默散文的艺术传统发扬光大。 他们的作品经过历史的考验,已经和鲁迅的幽默散文一样,成为中国现代幽默散文的经典之作。

其中,梁实秋自我调侃的软幽默,钱锺书尖锐讽刺的进攻性幽默,都堪称一绝。 大师辈出,标志着中国幽默散文有了更加深厚的艺术积累。

这一时期可以说是中国幽默散文的丰收期。   但是,好景不长。 50年代的散文过分强调散文的社会功利,以至于当时最好的散文,除了冯至的《东欧杂记》以外,就是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 个人化的散文在当时既没有市场,也不可能有作家专心于此。 到了50年代中期,中国作家协会在总结创作成绩时,在新诗、小说、戏剧方面都有大量的作品,相继出版了《诗选》《短篇小说》《独幕剧选》,惟独没有散文选,勉勉强强才出了一本《散文特写选》。

这说明散文在当时所处的地位之卑微。

  这种情形直到1956年“百花齐放”政策提出来以后,才得以改观。

以杨朔、刘白羽、秦牧为代表的散文家的出现,引起相当的轰动,散文的独立地位才得到恢复。   那是一个颂歌和战歌的时代。 杨朔提出的把每一篇散文都当做诗来写的理论应运而生。 其结果是抒情的、诗化的散文风靡天下,闻之者望风而从。

刚刚获得独立的散文,进入抒情的境界,确立了诗化、美化的准则,遂使许多年轻的散文作者误认为除诗化外,别无选择,幽默散文的艺术也几乎消失在作家的视野之外。   直到新时期文学复苏之初,许多拨乱反正的散文家仍然满足于抒情,把自己的艺术生命拘禁在狭隘的诗化、美化的透明罗网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诗歌和小说中,都是青年作家冲破艺术和思想的牢笼,只有散文例外,是老作家杨绛的《干校六记》显示了在抒情天地之外的幽默艺术的广阔地平线。 同时以幽默散文引起了文坛振奋的还有孙犁。 接着而来的是张洁充满谐趣的散文。

这样一直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许多散文作家才渐渐认识到过度无节制的抒情,过度追求诗化、美化,可能产生一种叫人难以忍受的滥情。   克服滥情的办法有两种,一是冷峻的智性。 但是,这比较艰难,要把冷峻的智慧变成和情趣比美的艺术是需要长期的积累和外来艺术的师承的。 二是幽默。

本来,现代散文就有着深厚的幽默传统,除了鲁迅以外,以梁实秋、林语堂、钱锺书、王力为主的40年代散文,随着新时期艺术思想的解放,得到了广泛的认同,对于许多作家来说,无异于是一种发现。 再加上台湾香港幽默散文的大量传入,余光中、李敖、柏杨等幽默作家的散文风靡一时,获得了空前广泛的读者群。

年轻的读者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发现了和抒情的美化不同的艺术境界。 如果抒情散文的美学原则是美化对象和自我情感的话,幽默散文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怕“丑”化对象和自我的。

如果把抒情的诗化叫做“审美散文”的话,粗浅地说,幽默散文则可以称作“审丑散文”。

  仅短短的十年时间,幽默的、“审丑”的、非诗化的、非美化的散文就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不但有了大量的艺术探险者,而且涌现出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幽默散文家。

小说家中有王小波、贾平凹,诗人中有刘亮程、舒婷、韩东、于坚,理论家中有孙绍振等等。

  取得成就的幽默散文作家和小说家诗人比有一点很特别,他们很少单纯以散文为专业,往往在进入幽默境界之前或同时都在其他方面具备了相当深厚的艺术修养,也许专门从事散文创作的鲍尔吉·原野是一个例外。

这可能是因为散文作为一种文体,本身不像小说、诗歌那样有明显的形式模范。   从90年代以来,中国的幽默散文,已经达到了一个艺术上丰收的高潮。 王小波的深邃而佯庸、贾平凹大智若愚的豁达、刘亮程似乎冷漠的平静、鲍尔吉·原野的机智与悲悯、舒婷善良的挖苦、于坚深刻的反讽、韩东自我调侃中的愤激、孙绍振的导谬术,歪理歪推中有很深的文化思考,在荒谬中见深刻,可谓异彩纷呈,风姿各异。   除上所述,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刘恒,他小说中的快乐幽默,常令读者在笑声之后有一种隐隐的疼痛。 另外,魏明伦杂文中的幽默也十分特别。   正出于这些基本估计,作家出版社出版了这套幽默丛书,所选的有代表性的几位幽默作家,不过是沧海一粟,但是,也许对于热爱幽默的读者是一种方便,让他们在短期内对当代幽默文学做一鸟瞰式的检阅。   除了幽默散文之外,我们还将在这套丛书中收入幽默杂文、幽默小说。

贾平凹的幽默作品选《长舌男》就收了他的几个精彩的短篇幽默小说,例如《王满堂》《饺子馆》等。

我们这样做,旨在希望幽默文学的形式更加多样,并能形成一定的阵容,同时也希望能在开拓文学形式上起着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编辑推荐

友情链接